×

打开微信,扫一扫二维码
订阅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首页 关于我们 专业领域 行业领域 专业人员 新闻资讯 出版物 品牌机构 泰云3.0 加入我们 联系我们 CN EN
×

扫码分享

出版物

以管窥豹——以新冠疫情中的税收优惠政策论税收优惠政策之于国民经济

2020-02-07    浏览次数:482 作者:王翔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无疑是新年突如其来的一只黑天鹅,对中国乃至世界经济造成严重的影响。由于疫情导致人员流动受阻,旅游、餐饮、住宿、交通运输等服务消费行业承受了直接冲击,对其他诸如制造、建筑等行业的影响亦渐次显现。大疫之下,几乎没人能够独善其身。经济学家预计,今年第一季度,全球经济很可能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出现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负增长。

为应对疫情,除了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实施稳健偏宽松的货币政策外,出台税收优惠政策,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也成为了当下之必要。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和指挥下,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自1月下旬起,连续出台政策,以更好地支持疫情防疫工作、应对疫情对经济的不利影响,“打赢防疫阻击战”。

我们试从此次应对疫情、恢复经济有关税收优惠政策为切入点,试论税收(优惠)政策对国民经济之影响。抛砖引玉,以饕同好。

 

一、税收政策对国民经济的影响

作为一种财政政策工具,税收政策体现国家经济意志,具有较强的国家政策导向功能。

经济性是税收政策的重要特征之一。随着现代市场经济运行的日益复杂化,税收政策已不可能将其目标局限在获取财政收入的基础任务,还承担起了经济调解宏观的职能,体现了强烈的经济属性。税收政策主要通过调节税目、税率,规定减免税等制度调节经济运行,影响生产要素流向,以实现经济稳定增长、资源合理配置、收入公平分配、增加就业、消除或削弱通货膨胀等。简言之,税收政策要服务于一定时期宏观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总体要求,税收政策的目标也与国家宏观经济政策目标相一致。

具体而言,为实现效率优先,兼顾公平之分配目标,税收政策在公平税负的基础上,区别对待,合理负担;为了国家顺利调整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税收政策分别采取税收优惠、适度征税、适度加重纳税负担等方式以区别国家对不同产业和不同行业种类的鼓励、允许和限制等不同态度。

企业作为市场经济微观主体,经营活动受到税收政策目标的直接影响。企业税收效应的运行体现在课税影响了产品和生产要素的价格(包括资本的价格),导致产品的生产与消费以及生产要素的配置变动,从而产生微观主体行为的收入效应和替代效应,通过价格机制和资本形成机制影响企业的内部运营和宏观经济的运行。

举个栗子。实行消费性增值税克服生产型增值税之弊,刺激了经济更快发展,亦必然实现财政长期增收。同时,企业也因增值税改革能够更快收回资金,必然会自动加大资本性投入,不断提高企业利润目标和营运能力,进而创造更多税收。

再如,通过给予高新技术企业、西部大开发政策规定的企业以显著偏低的所得税税率,刺激投资者将资源优先在这些税负低的行业即地区进行布局,达到国家鼓励研发,促进中西部经济发展的目标。

又如,在资本市场中,国家通过对不同投资方式采取不同的税收政策来引导投融资行为,比如对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市场,取得的债券利息收入暂免征收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对个人从上市公司获得股息红利收入实施差别化征免个人所得税政策。

 

二、税收优惠对国民经济的影响

政府通过出台税收优惠政策将本当向纳税人收取的税负直接或间接地让渡给纳税人,换个角度看,相当于国家对企业之投资,它利用资金循环之内生优势,直接推动经济增长。因而税收减免在促进经济增长方面,直接表现在税式支出的投资效应上。

税收优惠政策与经济的关系,在微观上则表现为降低企业投资成本、提高投资收益率,从而影响企业投资决策,顺应政府产业导向。在直接拉动经济增长的同时,政府财政收入也从通过税收减免而扩大的税基上获得更大的回报。

税收优惠政策对某些活动、某些资产、某些组织形式以及某些投融资方式给予优惠政策待遇,实质是减免优惠对象之税负。在当下抗疫的大环境中,通过税收减免以保护受疫情影响严重的中小企业并扶持对应对疫情起关键作用的企业。

常见的税收优惠形式有税收减免、递延纳税、先征后返、加计扣除等,不过总体上均属于三类,即税额式减免、税基式减免和税率式减免:

1.       税额式减免是税收减免的一种以税额为内容的具体形式,是通过直接减少税额的方式来实现的税收减免。具体有全部免征、减半征收、核定减征率征收等。

本次疫情中大多数税收优惠政策均以该种方式出台,能够对政策扶持对象提供最直接的支持,例如:

1)       取得政府规定标准的疫情防治临时性工作补助和奖金免征个人所得税;

2)       个人取得单位发放的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医药防护用品等免征个人所得税;

3)       纳税人提供疫情防控重点保障物资运输收入免征增值税;

4)       纳税人提供公共交通运输服务、生活服务及居民必需生活物资快递收派服务收入免征增值税;

5)       对卫生健康主管部门组织进口的直接用于防控疫情物资免征关税;

6)       无偿捐赠应对疫情的货物免征增值税、消费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

7)       湖北省境内的小规模纳税人3-5月间免征增值税。

2.       税基式减免是税收减免的一种以税基为内容的具体形式。通过缩小计税依据的方式来实现的税收减免。具体包括起征点、免征额、项目扣除及跨期结转等。本次疫情中出台的政策亦有部分属于税基式减免,例如:

1)       通过公益性社会组织或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其部门等国家机关捐赠应对疫情的现金和物品允许企业所得税或个人所得税税前全额扣除;

2)       直接向承担疫情防治任务的医院捐赠应对疫情物品允许企业所得税或个人所得税税前全额扣除;

3)       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困难行业企业2020年度发生的亏损最长结转年限延长至8年;

4)       对疫情防控重点保障物资生产企业为扩大产能新购置的相关设备,允许一次性计入当期成本费用在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

3.       税率式减免是税收减免的一种以税率为内容的具体形式。通过降低税率的方式来实现的税收减免。本次疫情中,这种优惠形式较少:

§   除湖北之外的其他地区的小规模纳税人3-5月间增值税税率由3%降至1%。

 

值得注意的是,这期间税务总局公告中有一项政策,即疫情防控重点保障物资生产企业可以按月向主管税务机关申请全额退还增值税增量留抵税额。这个政策对于缓解企业的现金流压力,保证更多资源向抗疫生产投入具有积极的意义。不过,从其属性上看,我们认为,考虑到增值税的征收原理,增值税留抵退税不应被视为一种税收优惠,而是增值税制度设计下的应有之义。

 

三、对税收优惠政策的一点看法

本次疫情中出台的各项税收优惠政策无疑能够给在疫情中受到重大不利影响的企业以显著的间接资金支持,有助于这些行业的企业在疫情中减轻负担,并在疫后迅速走出困境,恢复活力,宏观上看来,也对保持国民经济的健康持续发展有着积极的意义。

富兰克林说,世界上只有两件事是不可避免的,那就是税收和死亡。如果说税收将贯穿人类历史的始终,那么税收优惠则将只存在于某个特定历史阶段。

如前所述,税收优惠实质上是给予部分纳税人在税收上的特别对待,并非普惠式的减免,而这种减免将使该部分纳税人在市场竞争中相对于其他纳税人取得不对称的竞争优势。

虽然这类政策有助于实现政府阶段性的产业政策、经济宏观调控目标,但并不符合市场经济平等性、竞争性等一般特征,有违税收中性与税收公平原则,可能引发地区或者国家间的争议和对抗,反而导致企业竞争力下降,比如最近美国波音公司便放弃税收优惠以避免欧洲的关税惩罚。

我国当下的税收优惠政策还有诸多的不足之处,比如:1)缺乏系统性和规范性——内容多、规定散、补充繁、变化快;2)税收优惠范围较为广泛,临时性税收优惠所占比重较大,同时税收优惠分析、评估制度和预算制度尚不健全,税收优惠政策的执行缺乏必要的制约与监督,再加之各地方吸引投资导向使得在税收优惠作用的评估上有夸大倾向,致使税收优惠逐年递增,势必造成国家财政收入不必要流失,恶化地方财政压力。

因此,国家有必要对税收政策,尤其是税收优惠政策的制定和实施予以合理限制,并建立健全分析与评估机制,确保税收优惠不被滥用,确保市场主体公平竞争,市场资源的优化合理配置更多以市场竞争机制予以调节。

当然,该目标的实现需要以法律制度和政府治理体系建设的高度完善、市场经济的高度发展为前提。不过我们相信,最终在未来某个时期,税收政策的功能会归于本来的对财政资金筹措行为之规范,平等地适用于每个市场主体。

 

参考文献

1、《财税法:原理、案例与材料》刘剑文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6年

2、《税法学》第五版 刘剑文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7年

3、《浅析税收政策的社会经济影响》马小红 《财税金融》2011.5下

4、《税务筹划理论研究-多角度透视》盖地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3年

5、《中国宏观税负、非税负担与经济增长》扬中全、邹俊伟、陈洪宛 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10第3期

6、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影响几何?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9108996897579564&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泰和泰律师事务所
蜀ICP备09019152号-3